北干那那三多奇景‧理髮院多‧手机店多‧车辆更多
分类:企业项目

北干那那三多奇景‧理髮院多‧手机店多‧车辆更多距离新山约37公里的北干那那,是全国最大的新村之一。这个朴实的乡镇一度享有“黄梨之乡”美誉,在五六十年代更成了大马黄梨总出产量的榜首。不过,事过境迁,这里曾经一望无际的黄梨园景观早已渐渐被油棕园取代。随着新兴工业冒起,群居于此的外劳人数日增。北干那那大街蓬勃的理髮院、手机店行业,以及车水马龙的繁忙交通,被当地人则视为“三多”奇景。在这里,不乏夫妻档创业打天下,经营腐竹製作生意逾20年的陈俊华和沈桂妘也不例外。原本是家庭主妇的沈桂妘,学会製腐竹后决定放手一博,最终成功与丈夫闯出一片天,货品不仅供应本地,也出口到新加坡市场。北干那那的黄梨种植于50至60年代属黄金时期,当时在国内黄梨总出产量高居榜首,令大马名列世界第3大黄梨出产国。然而,目前最大的黄梨出产地,已经被新邦令金取而代之。大约20年前,由于国际市场需求冲击,棕油利润提昇,北干那那的黄梨园主纷纷大量将园地改种植油棕,黄梨园面积和规模逐渐缩小。目前,当地仍可见零星的黄梨园地,昔日黄梨园的巅峰发展盛况已走入历史,留存人们的记忆中。村民吴金发(53岁)说,早期北干那那的黄梨和树胶业兴盛,70%的园主以种植黄梨维生,当地设有黄梨加工厂,鼎盛时期,厂内的员工有上千人。黄梨产量被新邦令金超越“黄梨业没落后,黄梨厂改为经营其他业务。现在的北干那那反而由生产钓鱼器具和脚车零件的日本工厂带动经济,员工也有好几千人。”从传统农业转型工业发展,对北干那那的经济推动取得显着成效,人口激增连带各行各业林立,其中就以理髮院和手机店行业最为兴旺。吴金发说,这里大大小小的理髮院和手机店,少说各有逾30间,比店面收费较廉宜的家庭式理髮院亦颇受顾客欢迎。家庭理髮院的经营者通常是具有理髮一技之长的家庭主妇,她们提供理髮服务的当儿,同时兼顾家庭和孩子。客人多数是左邻右舍或朋友,彼此间有亲切感。手机店则是在越来越多外劳聚居后,如雨后春笋般竞相设立的另一门新兴行业。一般相信,手机店业者是看好北干那那庞大的外劳市场,以及消费者购买力日渐加强的优势下,促使这行业迅速发展。手机业发展迅速“现在的小学生,家庭经济富裕的话,一个人就有2部手机。北干那那的日本工厂设置后,外包、承包商接踵而来,聘请的劳工主力以外劳居多,手机需求量自然提升。”吴金发也说,屋业和商业高度建设和拓展,北干那那已不再是以前的新村风貌,繁忙热闹的交通街景,显现当地深厚的发展潜力。在家开理髮院一做30多年63岁的陈月凤于1970年从笨珍文律嫁到北干那那,开始了在家经营理髮院的生意,一做就做了30多年,直到10年前孩子各自成家立业后,她才放下工作过其含饴弄孙的生活。陈月凤说,当年她早上割胶,下午理髮,同时间还得照顾孩子和家人的三餐,以及料理各样家务。“在家做理髮可以帮补家用,很多顾客包括学生、家庭主妇、阿婆是朋友介绍来的。我理髮的手脚很快,手艺也不错,所以口碑一个传一个,顾客渐渐多起来。有的顾客,我从对方年轻做到年老过世,交情非常深厚。“农曆新年,我一天可为20多个顾客提供各式的理髮服务,像剪、烫、洗、吹、电等等,从早忙到晚都是我一手包办。“那时电髮从3令吉起,后来涨到20令吉。孩子长大后,我不想再这幺辛苦。况且年纪大,有些工要做也做不来,以前学的是老款髮型,现在跟不上潮流了。”陈月凤说,旧时妇女喜欢波浪似的“水波头”,现在会做“水波头”的髮型师已不多。6庙联办酬神会推向高潮北干那那谢港酬神会是当地一年一度的盛事,这个迄今已有53年历史的传统庙会活动,于去年开始革新,联合6间庙宇扩大庆祝方式,将闹哄哄的酬神会推向高潮。参与酬神会的庙宇是大街大伯公宫、天后宫、而南大伯公宫、西阳伯公宫、圣德庙和吴爷公庙。酬神会活动前后举行3至5天,除了6间庙宇的众神出游,其他的活动项目如摄影及卡拉OK比赛、歌舞表演、平安晚宴、酬神戏台、花车游行等,吸引当地和其他地区民众参与盛况之余,促进了村民感情交流,认同在地的乡土情怀。促进村民感情交流据了解,北干那那谢港酬神会起源于埔莱港主时代(1892至1932年),由聚居在西洋港一带的园坵和海港华裔村民,于每年农曆11月举行盛大的答谢神恩欢庆活动。52岁的胡春发是西阳伯公庙理事,也是去年谢港酬神委员会主席。他说,谢港酬神会原本是各自庙宇自行主办,在英殖民地政府实施新村政策下,散布各处的庙宇迁移集中至村内,演变成现今的联合庆祝仪式。胡春发指出,先贤早期南来讨生活,生活艰苦,心里一直挂念着家乡的亲人,惟有将思念之情寄托在神明上,祈求家中大小平安。“当年的乡民都是年头祈福,年尾酬神答谢神明恩典,以及希望来年农作生产顺利,村民安居乐业。”手机店竞争大生意不好做手机店东主李振安(29岁)是道地北干那那人,中学毕业,他到新加坡任职9年工厂操作员,以及与朋友合伙从事电话零件批发生意。对家乡有浓厚情意结的他,即使创业也回到熟悉的环境成家立业。“之前北干那那顶多只有六七间手机店,来自越南、柬埔寨、尼泊尔等国家的外劳涌现后,如今已有超过20间。对比之下,现在竞争强,生意没以前好做了。”李振安说,他的顾客群有一半或以上是外劳,马来顾客佔30%,其余者为华裔和印裔。“这里的店租怎幺都比城市便宜,工厂陆续也在兴建中,我想生意还是有得做的,毕竟手机是我熟悉的行业,我会继续撑下去。”旧屋翻新与原貌村屋成对比北干那那是笨珍县内唯一的新村,早年森林密布的地区,在先贤努力耕耘开发下,乡野面貌改观,村内一些旧房屋已翻新成豪华大宅,与保持原貌的乡村房屋形成强烈对比。当地村民说,早期从中国南来开垦的移民散居在偏僻的芭地和海港,紧急法令下,他们被迫迁移到新村安家落户。那时,路上还可以见到山猪满街跑。时至今日,新村外围建起住宅区,与朴实的村庄相对映照。村民说,北干那那多数年轻人喜欢赴新加坡打工赚新币,不过可别以为村内住的都是老乡民,因为不少年轻人选择每天不辞劳苦,乐意来回新马两地。“距离其实不算远,约有二三十哩。这些年轻人从小习惯住在宽大的新村房屋,这里有家人朋友,将赚来的新币拿回本地消费,很划算,怎幺说都比住在陌生的国度好。”39岁的梁瑞发说,他曾在新加坡工作居住过一段时间,却不习惯当地的生活压迫感。回到大马后,他的工作据点改在新山,回家的路程至少比之前缩短了。“我喜欢住在北干那那,这里环境清静,人情味浓,村民亲切,左邻右舍的关係融洽,是城市花园住宅区无法媲美的。”夫妻档打天下创不平凡事业北干那那不乏夫妻档创业打天下,他们所做的虽是我们周边再普通不过的行业,但夫妻同心努力下,他们也创造了不平凡的事业空间。陈俊华(53岁)与同龄的妻子沈桂妘,在北干那那经营腐竹製作生意逾20年,货品供应本地和新加坡市场。他们育有3名孩子,其中2人协助这门家族生意。陈俊华说:“年轻人要有钱赚才会回来,不然就往外跑了。有好的发展空间,他们也无需离乡背井讨生活。”他指出,腐竹製作生意是妻子一手创办起来,要说“白手兴家”,居功者还是妻子。原本是家庭主妇的沈桂妘,经朋友指导掌握腐竹的製作过程后,放手一博,努力搞起初期不被看好的事业。沈桂妘说:“腐竹是手工行业,品质要兼顾外,最重要是吃得起苦,熬得住长时间在热气腾腾的蒸气散发下,行动需快速的作业环境。“起初我一个人从早做到晚,动手做还包括送货,非常辛苦。现在孩子从旁协助,算可以鬆口气了。”李矜成(56岁)和韦月珍(52岁)夫妇则在北干那那大街经营水果摊档20多年,他们的4个孩子都已长大,但没有继承“祖业”的意愿。夫妇俩承包10英亩的果园地,售卖各类季节性水果如榴槤、鲁古(duku)、红毛丹、山竹等。李矜成说,他们靠自己的能力建起一个家以及养大孩子,已觉心满意足。/副刊‧报导:李桂萍‧2009.12.04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